返回首页

  元素医学  
 

ELEMENT MEDICAL

 


 

向不治之症说“不”
──陈祥友用元素医学食疗法防治艾滋病侧记
吴新华

   2005年元宵节的后一天,上午11点半,鞭炮声在金陵微量元素与健康研究所大门口响成一片。该研究所位于南京的夫子庙附近,是严禁燃放鞭炮的。但是,近邻白鹭洲派出所和闻声赶来的110巡逻车上的民警,得知情况后没有出面干预。原来,燃放鞭炮的是来自安徽阜阳市桐庄的耿涛、庄献芳夫妇,他们是专程前来给该所所长陈祥友教授赠送锦旗的。

    事情得从2004年8月4日说起。这一天,陈祥友与阜阳市地方病防治站签订了一份旨在“发挥各自的优势,致力于艾滋病防治临床研究”的《元素医学食疗协议》。《协议》确定,甲方金陵微量元素与健康研究所免费对要求治疗的患者按“陈氏诊法”检验头发并对症提供元素医学食疗品,而且对所提供食疗制剂的安全性负责;乙方对接受甲方治疗者进行食疗前后的临床观察,包括做抗HIV抗体、P24抗原、CD4淋巴细胞、CD4/ CD8比值等各项检查。短短一纸协议却给了正在该防治站住院治疗艾滋病的耿涛、庄献芳夫妇第二次生命。耿涛1992年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发病后发烧、浑身乏力、夜不能寐。经北京等多家专业检测中心确认为艾滋病:判断艾滋病有无及轻重程度的关键性依据 CD4淋巴细胞下降到282个/微升,大大低于400-800个/微升的正常范围。更为不幸的是,其妻庄献芳也因卖血感染了艾滋病……正当他们多方医治无效,对生活、生命失去信心的时候,对他们进行治疗的医院引进了元素医学食疗法。陈祥友接手治疗一个月后,他们的艾滋病症状逐步消失,耿涛的CD4淋巴细胞增加到444个/微升,又可以干重活、开马自达了。如今,半年多过去了,在我这个外行眼里,竟看不出他们与健康人有任何差别。“元素食疗——艾滋病人的曙光”,他们夫妻俩赠送的锦旗上的两行大字,印证了《人民日报•市场报》年前以《生命的曙光》为题对陈祥友用元素医学食疗法防治艾滋病的报道:“在12月1日,第17个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从河南上蔡文楼村和安徽阜阳这两个‘艾滋病重灾区’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用‘元素医学食疗法’对艾滋病人的康复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与耿涛夫妇一起来的还有王守兰和她上幼儿园小班的7岁女儿。王守兰也是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2004年开始发病,浑身起疱溃烂,瘦成了皮包骨,体重只剩下38公斤。就在死神向她步步紧逼之时,她住院治疗的阜阳市二院引进了元素医学食疗法,陈祥友于去年9月开始对她进行食疗。我与她面对面交谈,除双手发青的后遗症外,与常人无异。她告诉我,现在体重增加到50公斤了。难怪与她半年前坐在医院病榻上拍的照片判若两人。她这次来南京,是到大医院为女儿做检测的,路费、住宿费等均由陈祥友资助。看得出,她是个老实巴交、不善言辞的农村妇女,发自肺腑的“谢谢陈教授”,就是她惟一的感恩方式。

  鞭炮声、锦旗和眼前的艾滋病症状消失者,把陈祥友教授向不治之症说“不”的攻关历程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笔者就两次采访过陈祥友,并为其强攻老年痴呆症及心脑血管、癌症等疾病的精神和疗效所动,写了报告文学《神食仙药──陈祥友和全天然耄乐系列食疗品》及其续篇,连载于1993年的香港《紫荆》杂志等刊物上。“几年过去了。美国芝加哥老年病康复中心杰姆斯博士远在陈祥友之后提出的治疗老年痴呆症的‘体内微量元素平衡失调说’,成了中国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晚报上的‘新’闻……但愿我们不要重蹈桂冠他属之后挖空心思去考证‘中国人首先发现新大陆、首先发现飞碟’之类的覆辙,在陈祥友们的折桂之路上援之以手,让中国人在人类走向现代文明的历史进程中再添上一个个足以自豪的第一。”这是笔者在那篇报告文学的末尾所发的感慨。

  其后,陈祥友以他向不治之症说“不”的执著精神,向世界医学界的另一难题红斑狼疮不懈进击。从1997年以来用元素医学食疗法治愈红斑狼疮40余例,并经国家科学技术部批准,于2000年和2001年两次在南京举办“元素医学食疗防治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国际学术研讨会。首届研讨会期间,经陈祥友治愈的红斑狼疮患者,有5人向与会代表现身说法。“由于元素平衡医学的诞生……系统性红斑狼疮就不再是‘不治顽症’了。”“实践证明元素医学可以解决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无法解决的一系列疑难病症的防治问题。” 这是陈祥友教授在“’2001国际元素医学食疗防治系统性红斑狼疮学术研究会”开幕词等中所下的结论。

  防治“超级癌症”——艾滋病,则是陈教授在向不治之症说“不”的征途上又一个里程碑式的突破。突破是在深入上蔡县文楼村和阜阳对艾滋病人进行实验性食疗中得到进一步验证的。

  为使“元素医学食疗”成果——“全天然微量元素食疗制剂”(处于临床前观察的中药品)广泛地为自愿服食的艾滋病患者服务,经甲乙双方平等协商,为做好临床前观察,达成如下协议:

  甲方……免费向乙方提供20人份的食疗制剂,食疗疗程暂定为4~6个月,甲方按月提供给乙方食疗制剂,由乙方安排病人服食。
甲方对所提供的食疗制剂安全性负责,如因用该产品引起医疗事故由甲方负责……
  甲乙双方在友好协作的基础上,为进行更高层次的协作创造条件,甲方定期到乙方指导工作,或派助手协助乙方工作。

  以上是陈祥友与乙方——吴仪副总理和温家宝总理先后踏进其家探视的文楼村艾滋病患者程广华及其叔叔程建中签订的《元素医学食疗协议书》中的首段和部分条款,签字时间是2004年8月6日。言而有信,他又于9月、10月、11月的6号,接连三次亲自把食疗制剂送到文楼村自愿接受元素医学食疗法,即被同行誉为“陈氏疗法”的艾滋病患者手里。他后几次去文楼村时,接受食疗的艾滋病人及其家属纷纷告诉他,自食疗后,原来的腹泻、乏力、意识模糊、感染等症状基本得到缓解,体重也增加了许多。最为关键的是:CD4淋巴细胞上升的幅度比以前接受其他疗法高出许多,CD4与CD8淋巴细胞的比值也由失衡状态逐步向平衡逆转。原来对元素医学食疗法持观望态度的,也纷纷要求接受治疗。

  到这次接受我采访时,经他以元素医学食疗法治疗的艾滋病患者已达35人。权威检测中心和合作实验单位的对照性数据显示,治疗前CD4除一例为461个/微升,其他均值为202个/微升,最低的只有十六、七个/微升;现在,接受“陈氏疗法”的艾滋病患者,半数的CD4淋巴细胞已达到正常范围的下线。其增长速度,相当于由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发明的目前国际公认为比较有效的艾滋病治疗法“鸡尾酒疗法”(或称“何大一疗法”)的二三十倍,而所需费用只有其百分之一。

  问起“陈氏疗法”何以能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奇特疗效,陈教授称,宇宙中万物都是由元素构成的,人体也是由90种元素构成了最基本单元。元素平衡医学是以元素平衡为核心,在原子、分子生物学水平上从事人体健康研究、防病治病的一门新兴医学科学。他打比方说,人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从局部看,一个小孔、一条细缝也会引发灭顶之灾;从整体看,不平衡就会进水,平衡了水就进不去了。他进一步解释道,艾滋病的主要问题是免疫系统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只有恢复免疫功能、提高免疫力,才能够达到满意的疗效。元素医学食疗走的不是“自古华山一条路”,主要不是从人体之舟的外部填孔补缝,而是为免疫功能下降甚至丧失的患者开启一条调动自身潜能消解微量元素失衡的通道,使百病无虚可乘,无孔可入。他提出,元素医学食疗法有三大支柱:其一,通过分析头发来诊断疾病;其二,防治与食疗结合;其三,具有对危重病人的临床急救功能。

  笔者的理解是,如果说三大支柱中的后两项继承并发展了中西医之长的话,“陈氏诊法”则是从分析化学专业转攻元素医学的陈祥友的优势之所在:因由表及里而优于中医传统的望闻问切,因可以探索病变的过程而优于西医的血液化验——验血得出的是病变的现状,分析头发尤其是女性生长多年的长发,如同从南极钻取百米岩心可以从中分析出几个世纪的气候变化等多种信息一样,既可以追溯前因,又可以预测后果。正因为此,他通过对数万例头发的微量元素测定,将其中的35种元素进行分类比较,结合临床20多年实践,发现了人体病变及不同疾病的微量元素失衡规律,从而为疾病预测和对症防治提供了科学依据。

  一些公认的“人体必需的、有益的微量元素”,在头发中含量过高恰恰是人体病变的征兆,就是陈祥友“离经叛道”的发现之一。由于积累了丰富的对比性资料,“陈氏诊法”预测的准确性,往往使一开始将信将疑而自误的患者后悔不已。山西省大同市的一位离休老军人马周义2004年5月30日给陈祥友来信,提及老伴“从去医院因病切除胆结石在3月26日B超查出胆囊癌变粘染到肝区,到5月19日去世只有56天”,深悔自己忽略了早在医院查出癌症前7个月陈祥友根据头发分析所提出的忠告:“我反复看了您给我俩的头发化验,去年的8月9日,您在化验提示中指出要防癌,没引起我俩的高度重视……”

  陈祥友向不治之症说“不”的历程,与医学上的攻关夺隘同样艰辛的是如同《神医喜来乐》中主角所遭受的围追堵截。他还记得2004年首次去河南的尴尬处境:到了上蔡县,虽没有扣“刺探国家机密”的大帽子,却遭遇踢皮球:卫生局推宣传部,宣传部推县委书记,他显然成了不速之客;进了文楼村,一名进驻该村的河南省工作组的领导听了几句就下了逐客令。在他们看来,陈祥友不是骗子,就是痴人说梦,避而不见才是自保之道。
看着陈祥友两鬓根部的白发,我不禁生发出“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感慨。他却一笑了之:“在中国向艾滋病宣战的先行者中,我受到的误解和委屈算不了什么。” 他告诉我,元素医学食疗法防治艾滋病的关键性突破,得力于向艾滋病重灾区挺进的突破。他不能忘记老前辈和职能部门对他这一突破的援手之恩,尤其是深藏其间的为艾滋病人造福、为元素医学拓路的殷殷厚望。

  早在21世纪之初,陈祥友就萌生了深入艾滋病重灾区强攻艾滋病的愿望。2002年2月,中共江苏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陆军致函河南省委秘书长,为陈祥友牵线。信中称:“陈教授研究微量元素治疗老年痴呆、红斑狼疮等疾病,卓有成效,目前正在研究攻艾滋病……请予以支持。”  同年5月,我国著名营养学专家、元素平衡医学的奠基者于若木教授,虽年逾八旬,仍为之搭桥。她驰书当时的河南省李克强省长:兹介绍陈祥友教授前来商谈有关艾滋病的治疗和预防问题。……他从事微量元素的研究已20余年,对疑难症的治疗研究造诣较深,如老年痴呆、红斑狼疮的防治均取得一定的效果。他愿以微量元素的理论指导去对贵省艾滋病的防治进行探索,希望能找到一条防治艾滋病的途径。……希望得到省领导的支持和关怀,使他的这一良好的愿望得以实现。2003年4月,于老又给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挂电话,推荐陈祥友利用调节人体微量元素的办法来提高免疫力,治好了不少疑难病症,并转达了“他想在比较大的范围内试一试”的愿望,国家卫生部高强部长就具体落实意见于4月28日作出批示:“同意,速办。” “我们此次实验性食疗,得到了上蔡文楼村和阜阳市各个方面的支持和帮助,特别是广大艾滋病人的认可与积极配合,所以取得了预期的初步效果!”

  陈教授也没有忘记来自艾滋病疫区和患者的支持。他更没有忘记来自同行的信任和配合。 他身兼中国微量元素科学研究会理事长、香港国际传统医学研究会和美国中华医学会名誉会长等多种荣誉性职衔。“'96香港国际中西医结合学术研讨会”授予他“国际名医”称号。他还被推选为有国际刊号、香港注册号的《世界元素医学》季刊的执行总编。

  来自同行的认可和配合,使陈祥友早在2002年前后就与多个省市的多家医疗单位签订了元素医学食疗“合作协议书”,并有了扩大实验范围的念头。而多方面的疏通、准备,尤其是他2003年用元素医学食疗法治疗4例艾滋病人所取得的成功经验,使河南文楼村之行的条件基本成熟了。

  到上个月接受我采访之时,陈祥友已先后六次只身或率妻、儿深入河南、安徽的艾滋病重疫区。他图的是什么?图利?不,他不但出诊疫区、上门服务的车旅费等全部自理,免费为食疗患者进行头发检测并无偿提供食疗品,还给自己增加了诸多额外开支。

  文楼村高庄的中年妇女聂粘从2004年8月9日开始食疗,两个月间体重增加了5公斤,CD4淋巴细胞从食疗前的114个/微升,增加到现在的超过400个/微升。我从其医案里发现,她的食疗品中还有肉、蛋、油各5斤及芝麻酱之类。原来,今年春节前,陈祥友给程广华寄去专款,嘱其给正在食疗的患者每人买肉、蛋、油各5斤,并代替自己送到患者家里,聂粘就是其中之一。他说:“我国自古就有‘三分药七分养’的医理学说,要扭转人体的元素失衡,不但需要进行有针对性的食疗,还需要改善营养。”

  我还见到几张“元素医学食疗研究奖励证书”。证书的外观极一般,内涵却大不一般:那不是政府或科研部门奖励用元素医学食疗法向不治之症说“不”并且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有功之臣的,而是陈祥友以中国微量元素科学研究会的名誉奖励给接受食疗的艾滋病患者的。其中一张的获奖者是程广华的妻子朱花,奖金是人民币一千元。奖励原因是她“表现积极,态度认真,成绩显著,获群众好评”。我打听其“成绩显著”的具体内容,得知她的艾滋病症状完全消失,CD4的上升幅度超过她的丈夫,达到了正常范围。更令陈祥友欣慰的是,程广华、朱花夫妇俩已经从“等死”的心里阴影中闯了出来,勇敢地开始了他们人生的第二个春天:春节之前把在中央电视台上出现过的破旧的房子装修一新。

  不是患者给医师送红包,而是医师给患者送红包;不止是自己掏腰包免费治疗,还让患者在病势得以逆转的同时,经济上得到实惠,精神上得到鼓励。为此,陈祥友已经倒贴了七八十万元人民币。

  “你的精神世上少有,你发明的微量元素(食疗法——笔者添补)得到了艾滋病人的好评,吃了一后(“以后”之误——笔者注)饮食各方面都有增加,身体也好起来了,CD4有所上升,我们有了希望,我们有信心坚次(“坚持”之误——笔者注)吃下去,感谢你给我们艾滋病人带来了第二次生命……” 程广华2005年1月27日写给陈祥友的信,代表文楼村的“陈氏疗法”受惠者,对陈祥友表示了由衷的感谢。

  图名?或许不无那么一点。可我国奋不顾身与艾滋病搏斗的可敬的“第一人”已有长长一串:最早分离出艾滋病病毒的科学家、中国预防性病、艾滋病基金会会长曾毅院士;自费编印宣传品等为防艾抗艾奔走呼号、被誉为“民间抗艾第一人”的河南中医学院退休教师高耀洁女士;带着研究生,一次次深入艾滋病疫区的武汉大学桂希恩教授;不仅仅用镜头记录艾滋病患者的命运和呼唤的自由摄影师卢广;曾经创办“东珍艾滋病孤儿学校”的抗艾志愿者、硕士研究生李丹,支撑起“关爱之家”、让艾滋病孤儿重新享受到亲情温馨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双庙村村民朱进中……即使陈祥友的独辟蹊径经得起临床实践的反复验证而被国际同行所公认,记入世界防治艾滋病史册的,首先是中国人首创的元素医学食疗法;受惠最多的,首先是祖国同胞中的艾滋病患者。

  当我把话题引向陈祥友的内心世界时,他说,是艾滋病患者强烈的求生欲望增强了他向这个世界性的不治之症挑战的勇气。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只要身临其境,去看一看艾滋病村的惨状,都会被打动的。他推荐我看一下由凤凰卫视拍摄并播出的《中国艾滋病实录》。采访回来,花了好几个小时看完“实录”,我心里沉甸甸的,简直不敢想像只有3000多人口却因卖血感染艾滋病而死了200多人的文楼村的惨状,但我理解了陈教授置少数人的误解于不顾的心境,理解了他给自己的治疗对象送红包背后的“医者父母心”。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现有艾滋病感染者84万人。专家估计,到2010年,这个数字有可能突破1000万。那将是一场国家性、民族性的空前灾难。我国政府的目标是将其控制在150万人之内。这需要打一场挽狂澜于既倒的特殊的“人民战争”。许许多多的陈祥友们组成的艾滋病防治军团,不正是把中国政府向艾滋病宣战的决心变成现实的希望之所在么! 

  早在1991年,于若木就在发表于《解放日报》的文章中指出:“有学者预言:微量元素不‘微’,它将和抗菌素、维生素、激素并驾齐驱,为人类健康做出新的贡献。”翻阅由于老题写书名、香港新闻出版社2000年出版发行的《陈祥友和元素医学食疗》一书,我仿佛看到了一次次向不治之症说“不”的陈祥友,手执元素医学食疗的武器,与艾滋病短兵相接的高大身影。“你的精神世上少有”,程广华信里的话把我带入深思之中。

  

 

返回


中国微量元素科学研究会
金陵微量元素与健康研究所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

苏ICP备05046815号

通信地址: 江苏省南京市龙蟠中路26号
邮政编码:

210016 

联系电话: 025-86621959
传    真: 025-52309310
电子邮件: 3058553545@qq.com